欢迎来到九游会j9登录-唯一官网!

九游会j9登录-唯一官网 联系方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工程案例 > > 正文

两大矿石巨头——淡水河谷、力拓深度剖析

 

  淡水河谷(以下简称VALE)被誉为巴西“皇冠上的宝石”和“亚马逊地区的引擎”,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商,也是全球最大的镍生产商之一,同时还生产锰矿、铁合金、焦煤与动力煤、铜、金、银及钴等多种矿产品。

  VALE目前在五个国家(巴西、加拿大、秘鲁、智利、印度尼西亚)从事采矿业务,并在巴西和世界其他地区运营大型物流系统,包括铁路、海运码头和港口等,这些都与其采矿业务紧密结合,此外还具有一个配送中心以支持铁矿石的全球交付。

  聚焦Vale的铁矿石相关业务(Iron ore and iron ore pellets),VALE在巴西经营四个铁矿石生产和分销系统,称之为北部系统、东南部系统、南部系统和中西部系统。北部和东南部的每一个系统都是完全一体化的,包括矿山、铁路、海上码头和港口。南部系统由两个矿业综合体和两个海上码头组成。VALE的铁矿石造球业务有一部分是通过合资企业进行的,在巴西运营11家颗粒厂(其中3家目前已暂停运营),在阿曼运营2家。公司还拥有Samarco的50%的股份,以及中国一家铁矿造球公司(Anyang)25%的股份。

  VALE的铁矿石产量在2018年达到3.85亿吨的峰值,占据当年全球铁矿石市场份额的16.4%,但在2019年1月25日,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一座属于淡水河谷公司的铁矿尾矿坝发生溃坝事故,使其铁矿石生产运营受到重创,全年铁矿石产量同比减少21.5%至3.02亿吨。

  目前VALE仍处于2019年“矿难”后的恢复期,根据其2020年四季报中的相关描述,截至2020年,公司的产能为3.22亿吨,预计到2021年底将恢复至3.5亿吨。在对VALE的公司概况进行简要介绍后,以下将对其铁矿石相关业务进行梳理。

  VALE主要通过母公司及子公司MCR和MBR在巴西开展铁矿石业务,其所有的铁矿山都是露天矿,相关作业主要集中在东南、南、北三个系统,每个系统都有自己的运输能力。VALE还在中西部系统进行采矿作业。VALE在巴西的每一项铁矿石业务都是在联邦政府给予的不确定期限内进行的,视矿山的寿命而定。

  东南系统矿位于米纳斯吉拉斯州的铁四角地区,分为三个采矿综合体:伊塔比拉(Itabira)(由两个矿区和两个主要选矿厂组成)、米纳斯中心(Minas Centrais)(由三个矿和三个主要选矿厂和一个二级选矿厂组成)和马里亚纳(Mariana)(由三个矿区和四个主要选矿厂组成)。

  东南部系统的铁矿石储量中,相对于赤铁矿(hematite ore)来说有较高比例的钛铁矿(itabirite ore),铁品位在35-60%之间,因此需要在选矿后才可运输出口。EFVM铁路将铁矿石产品运送至图巴郎(Tubarão)港口。

  南部系统矿山位于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的铁四角地区。VALE的子公司Minerandes Brasileiras Reunidas S.A.(MBR)的矿山根据资产租赁协议在母公司层面运营。

  南部系统有三个主要的矿区:Minas Itabirito(由四个矿山组成,有两个主要选矿厂和三个次级选矿厂);Vargem Grande(由三个矿山和一个主要选矿厂组成);Paraopeba(由四个矿山和四个选矿厂组成)。(2019年,Vale重组了南部系统,取消了Minas Itabirito的矿区划分,将其原属矿山纳入Vargem Grande和Paraopeba矿区中。)

  VALE通过子公司MRS将铁矿石产品从矿山运输到位于里约热内卢里约热内卢州的瓜巴岛(Guaıba Island)和伊塔瓜岛海运码头(Itaguaı maritime terminals)。还有部分铁矿石产品通过EFVM铁路运送至图巴郎(Tubarao)港口。

  北方系统位于巴西Pará州的Carajás地区,是VALE最大的铁矿石产区,其产出的铁矿石(铁品位达到67%)被认为是世界上质量最高的。

  北部系统的矿石储量以赤铁矿为主,具有较高的铁品位(平均66.7%),因此只需进行简单的采选后就可以通过EFC铁路将铁矿石运输至巴西马兰哈州的马德里亚角(Ponta da Madeira)海运码头。

  中西部系统位于南马托格罗索州(Mato Grosso do Sul),主要由Urucum矿区和Corumbá矿区组成。2009年9月,VALE完成了对Corumbá矿的收购,主要生产块矿。

  来自Urucum和Corumbá矿山的铁矿石产品需要通过驳船经过巴拉圭和巴拉那河运输至乌拉圭Nueva Palmira港口再出口至亚洲或者欧洲,或者在矿山附近的Corumba港口就交付给客户。

  Samarco是VALE与BHP共同运营的合营企业,两家公司各占50%的股份,于2000年开始运营,与东南部系统和南部系统同样位于米纳斯吉拉斯州铁四角地区,由Alegria和Germano两个矿山,三个选矿厂,三个管道,四个球团厂和一个港口组成。

  矿山和选矿厂均位于米纳斯吉拉斯州,Alegria和Germano矿区位于米纳斯吉拉斯州铁四角地区的马里亚纳(Mariana),与东南部系统的Mariana矿区在同一区域。球团厂和港口位于Espirito Santo,两地之间通过全世界最长的铁矿石运输管道(全长约400公里)相连。

  2015年11月5日,Samarco的一个尾矿坝(Fundao)发生溃坝事故,Samarco的生产陷入停滞。在2020年12月23日Samarco逐步恢复运营,将使用Germano综合矿区三座铁矿石选矿厂中的一座来选矿,并使用Ubu综合矿区四座球团厂中的一座来造球,其年产能将达到700万吨至800万吨,占萨马科总产能的26%。

  Samarco有望在大约5年后(2025年)重启第二座选矿厂,使年产能达到约 1400 万吨至1600万吨;并有望在大约9年后重启第三座选矿厂,使年产能达到约2200万吨至2400吨。

  VALE在巴西和阿曼直接或通过合资企业生产铁矿石球团,总名义产能估计为6470万吨/年(包括阿曼的球团厂的全部产能,不包括合资企业Samarco和中国Anyang)。

  2020年VALE的球团生产中,57%是高炉球团,43%是直接还原球团。高炉和直接还原是钢厂生产钢铁所采用的不同技术,每一种都使用不同类型的球团,巴西市场和亚洲市场(主要是中国和日本)是VALE高炉球团的主要市场,而中东和北美是其直接还原球团的主要市场。

  图巴郎Tubarao and Praia Mole Ports:Tubarao港口主要出口来自东南部系统的铁矿石,共有两个码头。2020年,4880万吨铁矿石和铁矿石球团通过该码头进行运输。

  马德里亚角Ponta da Madeira maritime terminal:通过马德里亚角港口装运的货物包括北方系统生产的铁矿石、球团和锰。2020年,通过该码头运输的铁矿石、球团和锰为1.912亿吨。Ponta da Madeira海运码头拥有一个静态容量为720万吨的仓储场。

  VALE的北部系统目前是其最大的铁矿石产区,2020年北部系统铁矿石产量为1.92亿吨,占总产量的64%。根据2020年财报中的披露,VALE计划在2022年底实现年产能4亿吨铁矿石的目标,其中北部系统的年产能将达到2.4亿吨。

  Serra Norte是VALE最早开始运营的采矿综合体,也是目前VALE产量最大的产区,2020年生产铁矿石约1.09亿吨,约占其总产量的1/3。Serra Norte的在产矿区分为N4W、N4E和N5三个,分别于1994、1984和1998年开始投产,另外还有N3矿区正在开发中,N1和N2为储备项目。2020年Serra Norte的铁矿石储量(定义为可经济且合法的开采量)为17.17亿吨,预计枯竭日为2037年。

  VALE自2002年以来就开始不断扩张北部系统的产能,通过一系列的资本支出和投资计划,2004年产能扩至7000万吨/年,2006年扩至8500万吨/年,2007年扩至1亿吨/年并于当年计划在2009年将产能进一步提升3000万吨/年至1.3亿吨/年(“Carajás 130 Mtpy iron ore mine”项目),但是受到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其扩张步伐放缓,随后在2010年将产能扩至1.2亿吨/年(“Carajás-Additional 20Mtpy”项目),在2013年扩至1.6亿吨/年(“Carajás-Additional 40Mtpy”项目)。

  未来扩产计划:2018年12月VALE提出“Northern System 240 Mt Program”,计划投资7.7亿美元,扩大北方系统的铁矿石生产和物流运输能力,到2022年底将北方系统的总产能扩至2.4亿吨/年。

  Serra Leste于2010年开始投资建设,实际总投资为4.4亿美元,在2014年正式投产,有一座矿山和一家选矿厂,其生产规模相对较小,名义产能为600万吨/年,2018年产量约为410万吨。

  在2019年1月份,Serra Leste矿山达到采矿面积上限后停产,停产了约两年时间,直到2020年11月28日收到许可证,在进行检修后于2020年12月复产。根据2020年的产销报告,Serra Leste在2021年预计生产400-500万吨铁矿石,到年底将以600万吨/年的产量开始运作。此外,Serra Leste将对现有工厂进行改造和升级,预计在2023年上半年扩产至1000万吨/年。

  ▌ 3.Serra Sul(S11D):迄今最大铁矿项目,下一个亿吨矿区

  2007年VALE提出Serra Sul(mine S11D)投资项目并于2008年正式开工,这是VALE公司历史上最大的投资项目,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项目,预计年产能为9000万吨铁矿石,当年计划总投资为100.94亿美元(最终实际投资为67.5亿美元)。历经约9年时间,2016年Serra Sul的S11D矿区投产并开始逐步释放产能,2020年S11D的产量达到8290万吨。2020年Serra Sul的铁矿石储量(定义为可经济且合法的开采量)为44.3亿吨,预计枯竭日为2058年。

  未来扩产计划:2020年8月VALE提出“Serra Sul 120”项目,计划总投资15亿美元,该项目将提高S11D矿山2000万吨/年的产能,使其总产能达到1.2亿吨/年,预计于2024年上半年投产,届时北方系统的总产能将达到2.6亿吨/年。

  2020年财报中,Paraopeba矿区的储量较小,主要是由于溃坝事故后,Córrego do Feijão、Jangada以及Capim Branco项目的储量需要重新评估,自2018年以来就未纳入储量统计当中。在评估结束后,将会恢复这些矿山的储量统计。

  2006年至2018年南部系统的产量基本在8000万吨至1亿吨的区间范围,2018年产量为8420万吨,但在2019年1月25日南部系统Paraopeba矿区的Córrego do Feijão矿山的一座尾矿坝(Dam I)发生溃坝事故,造成了严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当年南部系统产量降至3780万吨,在2020年小幅回升至4840万吨。

  2019年1月25日发生溃坝事故的Dam I主要接收的是Córrego do Feijão和Jangada矿山的尾矿,在当地环境管理局的要求下,Córrego do Feijão和Jangada矿山的作业立即被暂停。2019年2月20日,在巴西国家矿业局的要求下,Vargem Grande矿区以及Fábrica停产。所暂停的业务预计影响铁矿石产量达到4000万吨/年。

  Fábrica的停产主要是由于ANM(巴西国家矿业局)对Forquilha I号和III号大坝(3级风险等级,最高级别)以及Forquilha II号和Grupo大坝(2级风险等级)的封锁,以及面临公众民事诉讼,需要停止任何可能增加大坝风险的运作。此后,VALE致力于提高大坝安全性,并构建自救区(Self-Saving Zone)逐步恢复Fábrica的运营。

  Fábrica原计划于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运营(干法加工),并在2020年第四季度通过Forquilha V尾矿坝使用湿法处理尾矿。但受到疫情等因素影响,复产进度不及预期。

  根据2020年产销报告,Fábrica最终于2020年12月恢复干法加工,恢复产能200万吨/年,并且预计2021年第二季度恢复选矿厂运营,产能将提升至600万吨/年。

  Vargem Grande矿区同样是由于其大坝风险等级较高,被巴西国家矿业局叫停。此后,VALE增强大坝的安全系数并进行各项检测,逐步恢复Vargem Grande矿区的生产运营。

  在2019年7月23日,巴西国家矿业局允许VALE恢复Vargem Grande矿区的干选生产,恢复了1200万吨/年的产能并于2019年生产了500万吨铁矿石。2020年6月,通过在VGR和Pico矿山进行尾矿处理从而恢复了部分的湿法加工业务,产能提升至2700万吨/年。

  目前Vargem Grande矿区正在建设Maravilhas III 尾矿坝和尾矿过滤厂,根据2020年产销报告,Maravilhas III尾矿坝的建设完成了56%,尾矿过滤厂的建设完成了86%,并且预计2021年第三季度投入使用,届时产能将提升至3600万吨/年。(该项目的启动可将矿山产能提高至5300万吨/年,但产量受到铁路物流运输瓶颈的限制)

  除此之外,Vargem Grande矿区还有一个新项目正在建设,即New Steel Project(NS04)。该项目于2020年12月批准实施,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工业规模的干磁粉选矿项目,计划多年总投资1.25亿美元,预计产能150万吨/年,将在2022年下半年投产。

  Mariana:东南部系统中储量最大的矿区,拥有的矿山数量也最多,目前可经济开采的储量为18.1亿吨,主要矿山包括Alegria矿山(年产能约为1000万吨)、Timbopeba矿山(年产能约为1280万吨)、Fazendao矿山(年产能1000万吨)以及Fabrica Nova矿山(年产能1300万吨),还有Capanema项目和Conta Histórica项目正在开发中,其中Capanema项目预计将在2023年下半年投入使用,规划产能达到1400万吨/年。

  Itabira:东南部系统中最早开始运营的矿区,目前可经济开采的储量为10亿吨左右,主要生产矿山有两座,分别为Conceicao矿山和Caue矿山,目前Itabira矿区总产能在4000万吨左右。

  Minas Centrais:目前可经济开采的储量为15.5亿吨,主要在产矿山是Bructu,其年产能约为3000万吨/年,是东南部系统最大的矿山。Agua Limpa矿山在2017年已经枯竭,Apolo项目仍在开发中。另外还有Morro Agudo矿山,其在2019年财报矿山储量部分中首次披露。

  2006年至2018年东南部系统的总产量基本维持1亿-1.2亿/年的水平波动,但在2019年1月25日南部系统Córrego do Feijão矿区的尾矿坝发生了严重的溃坝事故,之后巴西政府加强了对尾矿坝安全性的监管,通过撤销许可证以及法院命令的方式使得VALE部分矿区停产,VALE自身也通过一系列措施(Decharacterization of upstream dams)主动自愿的暂停业务以提高尾矿坝的安全性,最终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了东南部系统连续两年大幅减产,2018年产量为1.04亿吨,2019年产量降至7310万吨,2020年产量降至5730万吨。

  溃坝事故对VALE产量影响最大的就是Minas Centrais矿区的Brucutu矿山,其年产能在3000万吨左右。2019年2月5日,巴西法院要求Brucutu矿区暂停生产并且吊销了Laranjeiras尾矿坝的运营许可证,以免增加Laranjeiras尾矿坝的风险,随后VALE就Brucutu矿区关停一事向法院提起上诉,其认为Laranjeiras大坝与事故尾矿坝建造方式不同,暂停运营是不合理的。在2019年6月当地最高法院通过Brucutu矿区复产请求,恢复了3000万吨/年的产能,但时隔半年后的2019年12月3日,VALE选择主动关停Brucutu矿区Laranjeiras尾矿坝的运营,同时评估该大坝的土工特征,在矿坝关停期间,Brucutu选矿厂通过尾矿湿选及干堆措施进行生产,产能利用率约为40%。

  2020年Brucutu短期的尾矿处置替代方案(使用Sul dam)并未成功实施,整体复产进度不及预期,矿山全年仍维持40%左右的产能利用率,因此2020年Minas Centrais的产量降低至1570万吨,较2019年减少1020万吨。

  根据VALE的2020年产销报告披露,目前该矿山附近正在建设Torto大坝,同时也在对Laranjeiras大坝进行安全性评估,Torto大坝已经完成了87%的工程进度,预计将在2021年4季度投入使用,届时Brucutu的在产产能将从目前的1100万吨/年提升至2800万吨/年。此外,VALE计划于2022年启用尾矿过滤厂和干选措施,Torto大坝和Laranjeiras大坝届时将只作为应急使用。

  Itabira——Conceicao:2019年10月22日,VALE关停Conceicao矿山的Itabirucu尾矿坝,对其进行岩土工程勘察并进行加固,2019年因此约有120万吨产能受到影响。2020年Conceicao矿山的尾矿处理找到了短期替代方案(在Onça和 Piriquito进行处理)从而弥补了一定的产能损失,但总体来看产能回补的量较为有限,2020年Itabira的铁矿石产量为2390万吨,较2019年减少1200万吨,且远低于潜在年产能4000万。

  根据VALE的2020年产销报告披露,2021年Conceicao矿山产能仍将全年受限(预计整个Itabira矿区继续减产900万吨/年),Cauê和Conceição的尾矿库过滤厂建设工程的施工进度为31%和45%,在2022年建设完成后,启用尾矿过滤厂和干选措施,届时Itabira矿区的在产产能将从2600万吨/年回升至4000万吨/年,并且Itabirucu尾矿坝将仅作为应急使用。

  2019年3月20日,Alegria矿山的业务被巴西国家矿业局暂停,主要原因是该矿山尾矿坝虽具备结构稳定性证明,但并未进行压力测试,因此在检测结束且结果证明有稳定保证后矿区将复产。2019年11月1日,巴西国家矿业局授权了Alegria矿山的运营,将恢复每年约800万吨铁矿石的生产能力。

  2020年Alegria矿山全年正常运营,当年贡献了670万吨的年产量增量。

  2019年3月15日,巴西法院要求VALE暂停Timbopeba矿山的生产作业,该矿山年产量为1280万吨左右。原计划于在2020年第一季度恢复部分生产,但由于新冠疫情原因被推迟。在2020年5月,Timbopeba恢复干法加工,产能恢复至400万吨/年,并将持续对其尾矿坝进行处理修缮,待得到巴西政府相关部门授权后,可恢复湿法加工能力,届时将达到满负荷运作,提产至1200万吨/年。

  根据2020年产销报告披露,目前Timbopeba矿山产能为500万吨/年,预计2021年第一季度恢复尾矿处理能力,即实现1200万吨/年的满负荷运作。2021年3月12日,VALE在官网披露,Timbopeba矿山的湿法加工业务已经开始试运行,大约两个月的试运行结束后,产能可正式达到1200万吨/年。

  除了尾矿处理问题,2020年东南部系统大幅减产还有其他各方面原因,比如Mariana矿区Fazendão矿山因为采矿许可证的问题导致停工4个月因此减产了290万吨,以及新冠疫情导致的生产受限问题(包括Itabira在6月停产12天,减产100万吨),因此2020年东南部系统产量较2019年继续下降。2021年东南部系统的产量将开始回升。

  中西部系统位于巴西南马托格罗索州,拥有Corumbá和Urucum两座矿山,其中Urucum原先属于东南部系统,而Corumbá是VALE在2009年收购而来。

  由于中西部系统处于内陆,离港口较远,运输不便,其铁矿石产品需要通过驳船经过巴拉圭和巴拉那河运输至乌拉圭Nueva Palmira港口再出口至亚洲或者欧洲,或者在矿山附近的Corumba港付给客户,因此成本较高。2015年起,VALE的财报显示,根据其评估,Urucum和Corumbá矿在经济上是不可行的,因此停止披露矿山的储量。

  2020年中西部系统的产量为246.6万吨,2017年以来其产量就基本维持在250万吨左右波动。

  铁矿石价格与铁矿石生产商的资本开支直接相关,当矿价走高,企业的收入及利润将增加,便会加大投资进行产能扩张。

  2010年至2015年是VALE黑色金属矿物业务(铁矿及铁合金)资本支出密集期,而这期间铁矿石价格也保持高位(2011年达到顶峰,2014-2015年下行)。资本支出的增加领先于铁矿石产量的增产,前期密集的资本支出体现在2015年后的逐年提产。

  我们具体梳理了2004年以来VALE铁矿石业务主要的投资项目,项目最多的时间段即2010-2012年,这三年时间里是VALE铁矿石投资项目最多,投资金额最高,而矿价也保持在120美元/吨以上的高位。

  2014年之后矿价开始下挫,随着前期项目的达产以及较低矿价下投资意愿减弱,铁矿石投资项目也开始大幅减少,2017年当年的铁矿投资项目仅剩下前期的铁矿物流运输项目CLN S11D。

  2019年铁矿石价格开始回暖,VALE对铁矿的资本开支开始加大,2020年新提出3个铁矿投资项目,目前铁矿现货价格已涨至170美元/吨的高位,高利润驱使下,预计投资进度将较快。

  在2019年溃坝之后,VALE的投资不仅仅是追求产能的释放,而更加注重了产品质量与安全运营:

  (1)在安全运营方面,对干式尾矿处理持续投资,计划将干式加工生产的份额从2014年的40%提高到2024年的70%,并且加大力度投资尾矿过滤厂,使其能够在不使用尾矿坝的情况下经营某些矿山和工厂,从而减少对尾矿坝的依赖。

  (2)在产品质量方面,VALE继续推广巴西混合粉(BRBF),这是一种二氧化硅(二氧化硅)含量限制在5%,氧化铝(1.5%)含量较低的标准产品,在任何类型的烧结操作中都能提供出色的性能,其混合粉可以使用来自南部和东南部系统的铁浓度较低的铁矿石,可以提高采矿效率且增加干法加工方法的使用,这反过来又减少了大坝的使用,减少用水量,减少了资本支出,延长了矿山寿命,从而提升公司运营的灵活性。

  根据VALE2020年的产销报告,目前公司的产能为3.22亿吨/年,并计划于2021年底恢复至3.5亿吨/年,在2022年底产能提升至4亿吨/年,未来产将提升至4.5亿吨/年。

  在北方系统,VALE的计划是通过新的低成本资产实现高质量的增长,扩大和开放新的矿业战线亿吨/年的产能目标。在东南部系统,VALE正在加大对球团生产的投资,发展过滤和干堆能力,并恢复大约4000万吨/年的产能。最后,在南部系统,VALE致力于解决上游水坝对生产作业的干扰,恢复大约1400万吨/年的产能。

  长期来看,需要重点关注的是北部系统的S11D(2024年,2000万吨/年)、东南部系统的Capanema项目(2023年,1400万吨/年)以及南部系统Vargem Grande矿区的物流运输瓶颈解决从而释放的产能(1600万吨/年)。

  2021年公司的指导产量为3.15亿吨-3.35亿吨,目前来看计划复产或提产的项目均较为顺利,也暂时未出现其他意外情况,估计2021年VALE的产量将在指导产量区间的上沿,即3.3亿吨以上的水平。

  2022年,北部系统延续逐步增产的态势;东南部系统Itabira矿区产能恢复,有望增产2000万吨;南部系统考虑到Vargem Grande的尾矿坝和尾矿过滤厂建设完成,以及运输瓶颈问题得到逐步缓解,同样可以录得增产,预计产量或提升至3.8亿吨的水平。2023年VALE有望增产至4亿吨以上。

  力拓集团(Rio Tinto)的历史最早可追溯至1873年,公司以铜矿起家,是西班牙早期的铜矿厂商。1925年开始,力拓开启了海外多元化发展战略,进行了一系列在西班牙以外地区的收购兼并行为,并于1954年开始剥离西班牙业务。

  随后,力拓的铁矿石业务逐渐拉开帷幕,并且蓬勃发展。1960年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放松对铁矿石出口限制从而刺激了勘探活动的发展,1962年CRA的地质学家在皮尔巴拉(Pilbara)地区发现了汤姆普莱斯(Mount Tom Price)铁矿石,此后力拓便开始投身建设丹皮尔(Dampier)港口以及Mount Tom Price矿区。1966年,随着第一单铁矿石从Mount Tom Price运往Dampier港口,并出口至日本,力拓的铁矿石业务开启了辉煌的征程。在随后的五十多年的时间里,力拓皮尔巴拉地区铁矿石产量从1966年的140万吨增长至2020年的3.33亿吨。

  在1962至1995年期间,RTZ公司和CRA公司均勘探发现了重要的矿产资源,开发了大型采矿项目,并且通过兼并收购实现快速发展。1995年RTZ(伦敦上市)和CRA(澳大利亚上市)开始通过双重上市公司结构运营,1997年RTZ更名为Rio Tinto plc(力拓股份公司),CRA更名为Rio Tinto Limited(力拓有限公司),两者组成目前的力拓集团。

  力拓作为全球领先的国际矿业集团,生产经营活动遍布6大洲35个国家,主要分布在澳大利亚和北美洲,同时在亚洲、欧洲、非洲和南美洲也有大量业务,共有约45,000名员工。力拓的全球组织构架中,包括四大产品集团,分别为铁矿集团、铝业集团、铜与钻石集团、能源与工业矿物集团。安全、技术与项目部门、战略与发展部门、商务部门以及其他职能部门则为整个集团的运营提供支持。

  以下我们将聚焦力拓集团的铁矿石业务,力拓是全球领先的铁矿生产商和出口商,依托西澳大利亚的皮尔巴拉和加拿大的世界一流资产,长期为全球钢铁行业提供高品质、稳定的资源保障。

  目前力拓集团是澳大利亚第一大、全球第二大的铁矿石生产商,其铁矿石产品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2020年力拓铁矿石总产量为3.51亿吨,其中力拓权益产量为2.86亿吨,同比增长约1.7%。

  力拓集团的铁矿石业务分布在两个地区,一是位于西澳大利亚的皮尔巴拉地区,2020年总产量为3.33亿吨(其中力拓权益产量为2.86亿吨),二是位于加拿大,由The Iron Ore Company of Canada(IOC)运营,2020年总产量为1771.5万吨(其中力拓权益产量为1040.2万吨)。

  在西澳皮尔巴拉(Pilbara),力拓经营着世界级的一体化铁矿生产运营网络,包括16座矿山、4个专用装船码头、1800公里长的铁路网络和配套基础设施。目前,铁路系统运力和港口装船能力已达到3.6亿吨/年。生产运营活动由距离皮尔巴拉1500公里外的珀斯运营中心统筹管理,可远程控制矿山、铁路系统和港口的运营情况,包括无人卡车、自动钻机和自动火车等设备的远程操作。

  根据所有权结构,力拓皮尔巴拉铁矿可划分为五个部分,分别是哈默斯利铁矿公司(Hamersley Iron)(力拓权益占100%)、罗布河合营公司(Robe River Mining JV)(力拓权益占53%)、荷普山合营(Hope Downs JV)(力拓权益占50%)、恰那合营公司(Channar Mining JV)(力拓占60%,中钢占40%)以及宝瑞吉合营公司(BAO-HI Ranges JV)(力拓占54%,宝钢占46%)。

  哈默斯利铁矿(Hamersley Iron)旗下共有11坐矿山,其中9坐矿山为力拓全资控股,2坐矿山为部分控股(分别由恰那合营公司和宝瑞吉合营公司持有)。

  力拓部分控股的矿山是恰那矿(Channar)、东坡矿(Eastern Range),分别归属于恰那合营公司和宝瑞吉合营公司。恰那合营公司成立于1987年,60%由力拓控股,40%由中钢控股,需要说明的是,2020年10月22日此合资项目结束,目前恰那矿已经完全归属力拓集团。宝瑞吉合营公司成立于2002年,54%由力拓控股,46%由宝钢控股,合资期限为20年,2018年双方再次签署合作框架协议,进一步商讨延长合资项目期限,以开发西坡矿(Western Range project)资源。

  汤姆普莱斯(Mount Tom Price)是力拓的第一座矿山,1966年开始生产运营。到1974年,第二座矿山帕拉布杜(Paraburdoo)投产。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力拓开启了密集的资本投资,开发了皮尔巴拉地区大量的新矿山,包括1990年恰那(Channar),1992年布鲁克曼2(Brockman 2),1994年马兰杜(Marandoo)以及1998年杨迪库吉那(Yandicoogina)矿山。

  2017年,银草山(Silvergrass)矿山投产,目前银草山是力拓最新的在产矿山,规划产能为1000万吨/年。

  2018年,力拓批准26亿美元(合35亿澳元)投资位于西澳州的库戴德利(Koodaideri)铁矿项目 ,并会将其开发为力拓最高科技的矿山。

  2019年,为了维持在西澳州皮尔巴拉地区世界级铁矿业务的产能,力拓批准对汤姆普莱斯大区(Greater Tom Price)的生产运营投资7.49亿美元 ,汤姆普莱斯大区的矿山包括汤姆普莱斯矿山、西特纳辛克莱恩(Western Turner Syncline,简称WTS)一期和二期矿山(力拓于2014年开始开发WTS二期项目)。

  荷普山1(Hope Downs 1)的建设分为两期,第一期建设于2006年开始,并在2007年投产,产能为2200万吨/年,第二期建设于2009年完成,产能扩至3000万吨/年。

  荷普山4(Hope Downs 4)的投资计划于2010年8月得到批准,到2013年第三季度正式投产,产能为1500万吨/年。

  2018年10月,荷普山合营公司启动Baby Hope铁矿开发项目 ,此项目有助于维持Hope Downs 1号矿山的现有产能。目前力拓尚未披露Baby Hope的投资规模或具体储量,但已从政府和环保部门获得了项目开发所需的所有批文。

  2000年8月,力拓通过收购北方有限公司(North Ltd),从而获得了罗布河铁矿联合公司53%的股份。罗布河铁矿于1972年开始运营,在20世纪90年代,罗布河铁矿就达到了约3000万吨/年的销量水平。

  目前罗布河铁矿旗下有三座在产矿山,分别是马萨A(Mesa A)、马萨J(Mesa J)和西安吉拉斯(West Angelas)。

  具体来看,1994年马萨J矿山被开发;2002年西安吉拉斯投入生产,2005年产能提升至2500万吨/年,2015年产能扩至3500万吨/年;2010年马萨A投入生产,产能2500万吨/年。

  2018年罗布河合营公司开启了产能维持项目 ,计划总投资15.5亿美元(其中力拓权益8.2亿美元),其中9.67亿美元(其中力拓权益5.13亿美元)用于开发马萨B、C和H矿床,5.79亿美元(其中力拓权益3.07亿美元)用于开发西安格拉斯C、D矿山 。

  力拓的皮尔巴拉矿山主要生产五种铁矿产品,其中皮尔巴拉混合矿(Pilbara Blend)是全球认知度最高的铁矿产品,是烧结和高炉冶炼的主要原料。

  力拓的主打产品皮尔巴拉混合矿(即PB粉和PB块)自2006年问世以来已经连续生产了15年,PB是全球认知度最高的铁矿品牌,以高品质和稳定性著称。皮尔巴拉混合矿的产量约占力拓铁矿产品组合的70%,是目前市场份额最大、流通性最好的铁矿产品,是中国钢铁企业烧结原料中的主要组成部分,其有助于减少钢铁生产过程中的温室气体和其它废气排放。

  SP10:2014年,力拓把品质稍低的PB单独销售并命名为SP10,以确保PB粉的品质不受影响。SP10继承了PB的良好烧结性能和还原性,有助于提高炼铁生产效率、降低综合成本。力拓SP10粉的销售目标是中国华北规模较小的钢厂,对磷含量要求低而对成本较为敏感。SP10的铁含量超过60%,二氧化硅和氧化铝含量适中。

  RTBF:2019年9月,力拓与大连港携手开展力拓混合粉(RTBF)的保税混矿业务,力拓混合粉(RTBF)开始走向市场。RTBF是由高品位的加拿大精粉(IOC精粉)与中等品位的澳大利亚SP10铁矿粉混配而成,既发挥了两种产品的互补优势,又为市场提供了更具性价比的选择。

  扬迪粉矿的铁品位约为58%,杂质少,拥有理想的化学成分和优良的烧结性能,是东亚和中国地区大高炉所青睐的烧结原料。

  罗布河谷产品的铁品位约为56-58%,磷含量低,为生产高品质钢和铸造铁的企业所青睐。

  矿山与铁矿石产品的具体对应关系如图10所示,杨迪粉来自杨迪库吉那(Yandicoogina)矿区,罗布河粉/块来自马萨J(Mesas J)和马萨A(Mesas A)矿区,而其他矿山生产的铁矿加工混合为PB粉/块。

  力拓皮尔巴拉铁矿石运输网络主要由两个相互连接的铁路网以及两个港口组成,两个铁路网分别是Pooled Fleet(运输PB和杨迪)和Robe Fleet(运输罗布河粉/块),港口分别是丹皮尔港和兰伯特港,以下将配合图14进行详细介绍。

  Pooled Fleet(图14中标注为橙色的铁路):它为皮尔巴拉的14座矿山运输铁矿石,是一条双轨铁路,从Emu枢纽到Rosella枢纽总长度约170公里,而与每个矿山直接相连的铁路以单轨为主。

  Pooled Fleet的火车到所有矿山的平均往返距离约为800公里,这趟路途包括装载和卸货的时间,通常需要40个小时左右。目前力拓有超过50个火车机组在这部分铁路网络运行。这就是力拓AutoHaul®(自动火车)所覆盖的部分(AutoHaul将在后文进行进一步介绍)。

  Robe Fleet(图14中标注为绿色的铁路):连接着罗布河(Robe Valley)合营公司的马萨J(Mesas J)和马萨A(Mesas A)两座矿山,从两座矿山到Emu枢纽是单轨铁路,这一部分铁路网络共有6个火车机组在运行,往返行程明显较短,约为400公里。由于周期较短,不需要因更换司机而停止列车,因此这部分铁路没有运用自动火车(AutoHaul®)。

  在Emu枢纽,通过双轨铁路(图14中标注为蓝色的铁路)连接兰伯特角港口码头,通过单轨铁路连接丹皮尔港口码头。在兰伯特角港,共有5个倾卸车(car dumpers),其中一个专门于罗布河产品(Robe Valley)。在丹皮尔港码头,共有3个倾卸车,均接收PB产品。

  罗布河粉/块仅在兰伯特角港A码头进行发货,杨迪粉在兰伯特角港A码头和B码头均有发运,其他13座矿山的产品在兰伯特角港B码头、丹皮尔港的帕克角码头和EII码头混合成PB粉/块后进行发运。

  力拓位于皮尔巴拉的自动火车系统(AutoHaulTM),是世界上首个全自动、长距离的重载铁路系统,连接着矿山和港口设施,铁路总长度1800公里,火车机车超过200台,将铁矿石从16座矿山运往四个港口,每天可以运送约100万吨铁矿石。

  通过降低平交道口的风险以及对限速和警报的自动响应,自动火车可提高运输安全性。此外,它还省去了中途火车司机换班的时间,每年既可以节省近150万公里的公路行驶里程,又排除了相关的安全隐患。通过火车和铁路网络的地形信息,自动火车系统还可以计算并执行安全、稳定的火车驾驶方案,从而让火车运输更高效、更环保。

  丹皮尔港位于澳大利亚西北海岸的丹皮尔群岛,除了力拓集团运营的码头设施外,还有许多其他码头为液化天然气、散装液体、普通货物提供运输服务。这些码头在功能上是独立的(包括单独的拖航和引航服务),但都是在皮尔巴拉港务局的共同主持下运作。

  帕克角(Parker Point)的运输能力为1亿吨/年,可容纳23.5万吨重的船只。

  兰伯特角A(Cape Lambert,Terminal A)的装载发运能力为8500万吨/年。可容纳25.5万吨净重的船只,一共有四个泊位和两台回转式铁矿石装船机,位于3000米长的码头末端。

  兰伯特角B(Cape Lambert,Terminal B)的装载发运能力超过1亿吨/年。可容纳25.5万吨净重的船只,同样配有四个泊位和两台回转式铁矿石装船机,其中5号和6号泊位于2013年8月开始运营,7号和8号泊位于2014年6月开始运营。

  IOC的生产运营网络包括位于拉布拉多市(Labrador City)的矿山和加工厂、位于魁北克省七岛港(Sept-Iles)的港口和堆场,以及连接矿山与港口长约418公里的铁路。

  IOC的产品是球团(Iron Ore Pellets)与铁精粉(Concentrate),平均铁品位超过66%,主要市场是海运铁矿石市场中的高价值细分市场,其高品位、低杂质产品使钢铁制造商能够更高效地运作,生产出更高质量的钢材,同时满足日益严格的环保要求。

  目前IOC铁矿石的名义产能为2300万吨/年,其中大约有1250万吨/年的产能可以被加工为球团矿。2020年IOC共生产1771.5万吨铁矿石,其中814.1万吨为铁精粉,957.4万吨为球团矿。

  自2012年以来,力拓制定了一系列的突破性计划,以优化其世界级铁矿石业务在西澳的增长。公司通过对现有低成本的矿山进行再开发,尽快地实现铁矿石的增产,并且在此期间加快基础设施建设,计划2014年至2017年期间,矿山生产能力在2014年2.9亿吨/年的基础上再提高6000万吨以上。

  具体来看,力拓集团通过棕地投资(Brownfield Investment)扩建帕拉布杜(Paraburdoo)、布鲁克曼2(Brockman 2)、那牟迪(Nammuldi)和杨迪库吉那(Yandicoogina)等老矿山,使得铁矿石产能持续增加。

  随着2017年新开发矿山银草山(Silvergrass)的投产,2018年力拓皮尔巴拉铁矿的产能达到3.6亿吨/年。

  就短期而言,目前力拓能够以3.6亿吨/年的港口名义产能运行其矿山和铁路。然而,为了在整个系统中实现这一目标,考虑到天气、维护周期和材料处理的不确定性,需要系统具有更大的容量和弹性。Koodaideri一期工程(后文将详细介绍)将凭借其高产量矿山、干法加工厂、铁路布局以及靠近港口等优势,一旦全面投产,将促进皮尔巴拉铁矿实现稳定的3.6亿吨/年的产能。

  回顾最近三年的产销情况,力拓皮尔巴拉铁矿产销量在2018年达到近年来的最高点,产量3.378亿吨,发运量3.382亿吨。在2019年初,力拓将全年皮尔巴拉的发运量指导目标设置为3.38-3.5亿吨,但随后两次下调目标,指导发运目标最终降至3.2-3.3亿吨,2019年全年实际发运量仅为3.274亿吨。

  具体来看,2019年4月1日,力拓宣布3月热带飓风维罗妮卡(Veronica)造成生产中断,以及1月份兰伯特角A港口(Cape Lambert)发生火灾,将在2019年造成约1400万吨的产量损失 。

  在2019年一季度生产业绩报告中,经过进一步评估,热带飓风维罗妮卡对港口造成的破坏预计将持续影响发运情况,并且热带飓风华莱士(Wallace)将进一步阻碍恢复作业,因此力拓将皮尔巴拉铁矿石发运量指导目标下调至3.33亿吨-3.43亿吨之间。

  在2019年6月19日,力拓宣布矿山运营面临着挑战,尤其是在大布鲁克曼矿区(Greater Brockman) 。这使得计划中将发运的产品出现短缺,并影响了大布鲁克曼矿区和更广泛系统内的采矿顺序。2019年下半年至2020年将加大废料运输力度,以改善矿山生产业绩和采矿排序。因此,2019年的铁矿发运量指导目标再度下调至3.2-3.3亿吨。

  2020年力拓最初的发运量指导目标为3.3-3.43亿吨,但在一季度受到达明飓风(Tropical Cyclone Damien)的影响,将指导目标下调为3.24-3.34亿吨。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导致维护工作延期至下半年,力拓皮尔巴拉铁矿生产运营网络仍取得了强劲的业绩,最终实现的全年实际发运量为3.306亿吨。

  2021年力拓的指导发运量为3.25-3.4亿吨,指导目标考虑了引入罗泊河谷(Robe Valley)、西安吉拉斯(West Angelas)、西特纳辛特莱恩(WTS)二期矿区9000万吨替代产能以及启动库戴德利(Gudai-Darri)项目的相关风险。

  2018年以来,力拓共批准了三项新投资项目,以维持皮尔巴拉现有的生产能力,其中包括库戴德利(Gudai-Darri,Koodaideri)矿山的26亿美元的投资,罗布河合营公司维持产能的15.5亿美元的投资,以及汤姆普莱斯大区(Greater Tom Price)维持产能的7.49亿美元的投资。

  库戴德利(Gudai-Darri)铁矿项目将成为力拓最先进的高科技矿山,包括一个加工厂和一条166公里长的铁路线,将该矿山接入现有的运输网络。库戴德利铁矿石一期项目于2018年11月获得批准,随后开始施工,预计于2022年初逐步投产,在全面达产后,该矿山的年产能为4300万吨,进而为力拓的旗舰产品皮尔巴拉混矿提供有力支撑。

  库戴德利一期将主要替代生产系统中衰减的产能,以维持力拓的现有产能。这项投资基于长20多公里、宽3公里的优质布鲁克曼(Brockman)矿带,具体开发情况如图27所示。根据市场情况,该项目将增加皮尔巴拉混矿中高附加值的块矿比例,将其从目前35%的平均水平提高至38%。

  除矿山基础设施外,力拓还将建设机场、矿山配套设施和员工宿舍,其预计,在矿山建设期间将雇佣超过2000名员工,投产后将创造600个长期职位。

  库戴德利项目旨在利用更高的自动化和数字化水平,打造一个更安全、更高效的矿山,预计该矿山将成为力拓皮尔巴拉混矿产品中成本最低的矿源,通过利用数字化资产、高级数据分析和自动化等70多项工程设计创新成果,将大大加强这座新矿山的运维能力。

  除了一期项目,力拓还批准了投入4400万美元开展库戴德利二期预可行性研究。项目扩建后的库戴德利生产枢纽的年产能将提升至7000万吨以上。最终的投资决策将根据研究结果和力拓“价值高于产量”(Rio Tinto’s value over volume approach)的策略来决定。

  罗布河谷合营公司产能维持项目,包括西安吉拉斯C、D矿山,马萨B、C矿山,以及罗布河谷H矿山,首批矿石预计于2021年交付。

  除了2019年受港口火灾和飓风影响,近些年罗布河铁矿产量表现较为稳定,基本位于6500万吨/年附近,2020年为6450.3万吨,2018年为6461.9万吨。

  2019年11月,为了维持在西澳皮尔巴拉地区世界级铁矿业务的产能,力拓批准对旗下汤姆普莱斯大区(Greater Tom Price)的生产运营投资7.49亿美元。

  此次对西特纳辛克莱恩二期项目(Western Turner Syncline 2,简WTS二期)的投资将促进现有和新矿床的开采,还将新建一台破碎机和长达13公里的传送带。项目已于2020年第一季度开始施工,预计2021年下半年投产。高品质的布鲁克曼铁矿石将为力拓的旗舰产品皮尔巴拉混合矿(PB粉)产量提供支撑。

  力拓在汤姆普莱斯大区生产中心的矿区包括汤姆普莱斯矿山、WTS一期和二期项目。力拓于2014年开始开发WTS二期项目,2019年开启扩建计划,该项目距汤姆普莱斯矿区西北35公里处。铁矿石最终将在汤姆普莱斯矿区进行加工并装载至铁路系统。

  西芒杜(Simandou)铁矿位于几内亚西南部距离该国首都科纳克里约650公里处的西芒杜山脉,矿区面积738平方公里,蕴藏着世界上最丰富的待开采铁矿石。西芒杜铁矿被国际矿业视为目前世界上储量最大、品质最高的尚未开发的铁矿,整体铁矿石品位为66%-67%。

  西芒杜铁矿可分为南、北两段。其中,北段包括1号、2号两个区块和一个规模相对较小的佐高塔(Zogota)铁矿,南段包括3号、4号两个区块。整个西芒杜地区至少有5个区块,南北两段资源量都在20亿吨以上 ,并且该矿区目前的勘查程度仍旧不高,其外围和深部还有很大的找矿潜力。

  1997年,力拓就获得了西芒杜铁矿4个区块的探矿许可权。对于西芒杜铁矿南段,3号、4号区块的采矿权由力拓集团、中铝集团等组成的合资公司Simfer SA持有,其中几内亚政府持干股15%,力拓集团持股约45.05%,中国中铝持股39.95%。

  对于西芒杜铁矿北段,在经历了一系列纠纷后,2019年11月,赢联盟以140亿美元的投资承诺拿下了西芒杜北段两个区块的采矿权;2020年6月,赢联盟与几内亚政府正式签署协议,根据协议,几内亚政府占西芒杜北段15%的干股,赢联盟占85%的股份 。(赢联盟由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旗下的中国宏桥集团、新加坡韦立国际(Winning International Group)、烟台港集团和几内亚联合矿业供应集团(United Mining Supply Group)4家企业组建。)

  2020年11月,几内亚政府批准了西芒杜铁矿铁路和港口建设计划,并表示赢联盟已承诺将投资建设一条长650公里的铁路和深水港口,并计划西芒杜第1区和第2区在2025年之前投入生产 。

  根据2020年力拓年报的披露,西芒杜(3号、4号矿区)铁矿的资源量为27.57亿吨,铁品位为65.5%。

  在2020年力拓的业绩报告中,其对于西芒杜铁矿相关进展的描述如下“我们将于2021年上半年完成几内亚西芒杜铁矿项目(3号、4号矿区)基础设施的第一阶段技术优化工作(complete the first phase of the technical optimisation work on the infrastructure components)。矿区的作业活动已经启动,正在积极推进《社会和环境影响评估报告(SEIA)》的更新工作。”

  力拓拥有充足的铁矿资源储量为其提供长期的发展潜力和短期的供应保障(Large mineral resources support system optionality)。根据储量计算的静态生产年限为8-10年,而资源量是储量的8倍以上。具体来看,2020年力拓皮尔巴拉铁矿石的资源量为247.81亿吨,储量为30.5亿吨,当年产量为3.33亿吨。

  “价值高于数量(Value over volume)”是力拓铁矿石业务的发展策略。力拓在皮尔巴拉拥有240多亿吨的世界级品质的铁矿石资源以及低成本的开发方式,为其创造丰厚的利润。

  具体来看,2020年力拓皮尔巴拉铁矿石业务的FOB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FOB)EBITDA)率 高达74%,2019年为72%,2018年为68%。自50多年前力拓皮尔巴拉开始采矿以来,平均利润率超过50%。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力拓皮尔巴拉铁矿石业务在整个行业中创造了最高的(FOB)EBITDA利润率,平均利润率超过69%。

  力拓皮尔巴拉铁矿较低的现金成本是其高利润的关键,如下图所示,其铁矿石的成本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2011-2014年是力拓铁矿石资本开支的密集期,如前文所述,在此期间力拓对已开发矿山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brownfield investment)。

  2018年以来,力拓开启皮尔巴拉铁矿产能置换项目,涉及年产能达到9000万吨,需要新建矿山和基础设施,铁矿石的资本开支重回增长通道。具体来看,2019年力拓铁矿石业务的资本开支为17.41亿美元,同比增长34%,2020年上升至29.41亿美元,同比增长69%。

  根据力拓2020年业绩报告的描述,2020年整体力拓集团的资本开支总量为62亿美元,同比增长13%,预计2021年资本开支将达到75亿美元,并且2022-2023年也将保持75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强度。

  2021-2023年,皮尔巴拉置换产能项目(Pilbara replacement)的计划资本开支分别为25亿美元、15亿美元和22亿美元。

  力拓铁矿石资源开发的流程遵循“战略生产计划(Strategic Production Planning,以下简称SPP)”。SPP是一种矩阵式决策工具,可以帮助在多种复杂情景中提供开发选项,使得资源得以优化,根据市场战略评估产品战略,并为研究提供方向。

  项目将根据SPP价值评估进行重新调整和排序,然而,保持不变的是,在COM(Concept & Order of Magnitude)这个阶段将保持大量的可选性。一旦转向PFS(Pre-feasibility & Feasibility),就意味着锁定了开发项目,在随后的可行性研究中,将细化开发项目的细节。

  实际上在未来几年,除了力拓集团,必和必拓(BHP)和福蒂斯丘(FMG)同样面临产能置换,均处于资本开支的密集期。

  如图35所示,在未来几年,有将近2.51亿吨的铁矿石产能面临置换,新投产的矿山主要来自力拓的库戴德利(Gudai-Darri)、必和必拓的南坡矿(South Flank)和福蒂斯丘的Eliwana矿山,面临衰竭退出的有必和必拓的杨迪矿、力拓的荷普山1号矿(Hope Downs1)和布鲁克曼2号矿(Brockman 2)、福蒂斯丘的所罗门中心(Solomon Hub)和奇切斯特中心(Chichester Hub)。

  总结1(短期视角):力拓2021年的发运指导目标为3.25-3.4亿吨,目前来看主要变量在于罗布河铁矿的几个新矿山的投产情况以及汤姆普莱斯大区(Greater Tom Price)的西特纳辛克莱恩二期(Western Turner Syncline 2)的项目进展情况,两个项目的投产均计划在2021年下半年,因此当下进入验证窗口期。如果项目进度不及预期,力拓2021年的发运量或落在指导目标的下沿,如果项目超预期则发运量可能位于指导目标的上沿。

  由于目前库戴德利(Gudai-Darri)一期的投产计划在2022年初,除非该项目出现超预期的提前投产,否则对2021年的产量或无较大影响。

  总结2(中期视角):目前力拓皮尔巴拉铁矿的产能已经达到3.6亿吨/年,但是缺乏弹性和灵活性,力拓预计库戴德利(Gudai-Darri)一期完全投产后,将实现稳定的3.6亿吨/年的产能,因此在未来2-3年的时间内,力拓皮尔巴拉铁矿石的产量将逐渐向3.6亿吨/年靠拢,2020年皮尔巴拉铁矿产量为3.3亿吨,从中期视角来看,这意味着力拓或存在3000万吨/年的增产空间。

  总结3(长期视角):力拓铁矿石资源充足,目前其铁矿产能处于置换周期,而其正在研究且待开发的铁矿石项目有14个,数量与2010年时的水平相当,这意味着力拓除了维持产能以外,还有进一步扩产的可能性。长期来看,随着库戴德利(Gudai-Darri)实现7000万吨/年的产能,以及西芒杜铁矿的开发,力拓铁矿石产量有望继续增加,实际情况将取决于力拓铁矿石“价值高于产量”的经营策略,我们将持续保持跟踪。

  《MI情报系统》整合国内外冶金行业信息情报资源,构建冶金领域专业情报数据库,实现对产业政策、行业动态、项目信息、科技创新、产线装备、竞争战略、技经指标等方面信息的实时跟踪,重点关注日本制铁、JFE、POSCO、蒂森克虏伯、塔塔、纽柯等具有全球竞争力钢铁企业,同时涵盖冶金信息所历年情报产品与研究报告,为用户提供冶金情报“一站式”服务。

  冶金信息研究所依托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NSTL)冶金分中心、中国工程科技知识中心(CKCEST)冶金分中心、国家产业技术基础公共服务平台、中国金属学会情报分会、中国知识产权发展联盟冶金专业委员会、国家一级科技查新咨询单位、国家甲级工程咨询资质单位等平台和信息资源优势,面对行业和企业,创新开展冶金信息网一站式信息服务和信息情报咨询服务。冶金信息研究所在信息情报咨询、知识产权咨询、企业信息情报系统建设等方面形成独特的咨询业务品牌优势,为行业和企业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冶金信息网()始建于1997年,是冶金行业专业从事科技文献、产业政策、技术信息、市场信息服务的信息资源网站。网站由情报系统、知识导航&知识专题、数据中心、成本库等功能模块构成。

  1)情报系统。数据覆盖政策法规、宏观经济、行业动态、价格行情、产线装备、工艺技术、产品研发、技经指标等行业宏观信息和企业微观信息,为企业领导层提供决策支持,为企业科技创新、产品研发提供支撑。

  2)知识导航&知识专题。知识导航超过1600万篇中外科技文献,知识专题按需构建、高效使用。

  3)数据中心。数值型数据超过1300万条,时间超过100年,覆盖冶金及其上下游的产能、产量、储量、进出口、消费、销量、库存等指标。

  4)成本库。全球铁矿石成本数据库数据涵盖全球30多个国家、200多家矿业公司、400多座矿山,可查阅采矿成本、选矿成本、管理和维护费、特许权使用费、运费、港货成本、信贷成本、离岸价现金成本等。全球钢铁成本数据库数据涵盖全球60多个国家、200多家典型钢铁企业、400多条产线,可查阅吨钢单耗、吨钢总成本、原料成本、各工序成本等。

  运用专业的资源整合及平台建设能力,帮助企业搭建自己的信息情报平台,充分利用大数据指导企业决策、研发、生产、贸易,可实现如下直接效益。

  1)降低成本。构建一体化的情报服务平台,促进情报资源集中采购和按需采购。

  2)保障信息情报。促进情报信息整合和统一管理,有效积累和管理企业数据资产,实现数据资产本地化保存。

  3)提升效率。提升情报分析研究效率,借助信息技术手段,减少情报人员在信息采集、整理、加工等环节中的工作投入。

  深耕行业情报半个多世纪,积累全球信息资源20余年,掌握强大分析工具,聚集咨询精英,累计完成超过500个信息产品、1000项信息情报咨询课题。主要咨询方向如下。

  作为行业唯一的专业一级查新咨询单位,开展全领域文献检索、科技查新服务,每年完成查新1000多项。凭借国际权威的专利分析平台和专业研究团队,为企业提供如下知识产权咨询服务。

400-7872344

联系人:王经理 电话:400-7872344 邮箱:73225631@qq.com 地址:杭州市 站街镇工业园区68号
17784886535
Copyright ©2015-2020 九游会j9登录-唯一官网 版权所有 九游会ag官方网站保留一切权力!